情概要原告淘宝公司有一款名为“生意参谋”的零售电商数据产品,该产品主要为淘宝、天猫商家的网店运营提供数据化参考服务,帮助商家提高经营水平 美景公司开发和运营“咕咕互助平台”软件和“咕咕生意参谋众筹”网站,吸引已订购“生意参谋”产品的淘宝公司用户下载“咕咕互助平台”软件,通过该软件分享、共用子账户,并从中牟利 互联网科技高速发展,数据已成为信息行业中的基础资源,数据价值在信息社会中日益凸显 数据产品通过对粗放状态的原始数据提炼整合,将原本单一且价值有限的碎片化数据信息通过云计算、大数据分析处理,可以成倍提升数据的使用价值,极大提高社会各方面活动的效能 与此同时,个人信息保护与数据化使用之间的冲突,以及各类数据产品权属争议频频发生,数据领域新型法律问题不断出现 数据产品研发者何种权益,如何依法制止侵害数据产品的不正当行为,营造健康、有序的数据市场竞争秩序,已变得十分迫切 ,这一备受业界关注的事件最终有了明确司法判定 年,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告淘宝软件有限公司与被告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涉“生意参谋”零售电商数据平台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前,一审法院已认定美景公司的被诉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判令美景公司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淘宝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万元 一“生意参谋”收集使用信息合法吗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的争议首先聚焦在淘宝公司收集并使用网络用户信息行为是否正当合法 公司认为,淘宝公司未经淘宝商户及淘宝软件用户同意,私自抓取淘宝商户或淘宝软件、天猫用户的相关信息,侵犯了用户个人隐私以及商户经营秘密,具有违法性 根据我国网络安全法相关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网络用户信息,应根据信息的不同类型,分别承担相应的安全保护义务 网络运营者、使用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公开收集、使用规则,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被收集者同意 本案中,公司作为淘宝网的服务提供者,在网络上已公示了《淘宝平台服务协议》与淘宝隐私权政策,淘宝隐私权政策明确宣示了收集、使用用户信息的目的、方式、范围,其收集、使用各类网络用户信息与所提供的服务能够相互对应,符合“必要与最少限度”的要求 可见,淘宝隐私权政策所宣示的用户信息收集、使用规则在形式上符合“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要求 ,淘宝公司收集、使用网络用户信息以及“生意参谋”数据产品公开使用网络用户信息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具有正当性 二淘宝对数据产品是否享有法定权益双方争议的另一个焦点是淘宝公司对于“生意参谋”数据产品是否享有法定权益 淘宝公司,“生意参谋”数据产品所提供的数据内容系其在收集海量原始数据基础上,经过深度分析处理、整合加工形成的衍生数据 “参谋”数据产品是淘宝公司的劳动成果,其数据内容中所包含的原始数据与衍生数据均系淘宝公司无形资产,淘宝公司对此依法享有财产所有权及竞争性财产权益 公司认为,淘宝公司涉案数据内容使用的是网络用户享有财产权的相关信息,淘宝公司对涉案数据内容不应享有权利或权益 当前,网络大数据产品应用于市场能够为网络运营者带来相应的经济利益,大数据产品自身已成为市场交易的对象,已实质性具备了商品的交换价值 ,如何界定大数据产品的财产权益属性,网络运营者是否享有大数据产品的财产所有权,法学界近年来一直未能达成共识 就本双方争议的权利边界焦点问题,法院认为,首先,网络运营者与网络用户之间系服务合同关系 网络用户向网络运营者提供用户信息的真实目的是相关网络服务 网络用户信息单一信息加以使用,通常情况下并不当然具有直接的经济价值,在无法律规定或合同特别约定的情况下,网络用户对于其提供给网络运营者的单个用户信息尚无独立财产权或财产性权益可言 网络运营者对于其开发的大数据产品应当享有自己独立的财产性权益 上所述,对于淘宝公司诉称其对涉案“生意参谋”数据产品享有竞争性财产权益的诉讼主张,法院予以支持,淘宝公司对于侵犯其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有权提起诉讼 对于淘宝公司称其对涉案“生意参谋”数据产品享有财产所有权的诉讼主张,法院认为,财产所有权作为一项绝对权利,如果赋予网络运营者享有网络大数据产品财产所有权,则意味着不特定多数人将因此承担相应的义务 赋予网络运营者享有网络大数据产品财产所有权,事关民事法律制度的确定,限于我国法律目前对于数据产品的权利保护尚未作出具体规定,基于“物权法定”原则,故对淘宝公司该项诉讼主张,法院不予确认 三美景公司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基于以上两个争议焦点逐步明确,法院要判定的是,美景公司的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本案中,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集中表现为:以提供远程登录“生意参谋”数据产品淘宝用户电脑的技术服务为招揽,通过组织、帮助他人利用已订购“生意参谋”数据产品服务淘宝用户所提供子账户获取“生意参谋”数据产品中的数据内容,自己从中牟取商业利益 根据不正当竞争法规定,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行为 公司的被诉行为是否具有不正当性呢?淘宝公司认为,美景公司不正当利用淘宝公司的在先劳动成果,攫取其竞争利益并为自己牟利,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公司认为,分享“生意参谋”数据内容是淘宝商户自主行为,“咕咕互助平台”只是为淘宝商户提供了技术服务帮助,实现了数据的增值与利益共享,不应为法律所禁止 认为,基于互联网产业既有信息共享、互联互通的特质,从有利于促进互联网产业发展出发,如果美景公司是在合法获得“生意参谋”数据产品基础上通过自己的创新劳动开发出新的大数据产品且能够给予消费者全新体验,这样的竞争行为难谓不正当 本案中,美景公司未付出自己的劳动创造,仅是将“生意参谋”数据产品直接作为自己获取商业利益的工具,其所用“生意参谋”数据产品也仅是提供同质化的网络服务 种拿他人市场成果直接为己所用,从而获取商业利益与竞争优势的行为,明显有悖公认的商业道德,属于不劳而获“搭便车”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如不加以禁止将严重挫伤大数据产品开发者的创造积极性,阻碍互联网产业发展,进而会影响到广大消费者福祉的改善 美景公司主张的“根据技术中立原则,被诉行为应予免责”的抗辩,法院认为,互联网经济作为高科技产业,其发展政策应当是鼓励科技创新与技术进步 ,技术创新与技术进步应当成为公平竞争的工具,不能用作干涉、破坏他人正当的商业模式,不正当攫取自身竞争优势的手段 技术虽然是中立的,但将技术作为不正当竞争的手段或工具时,该行为即具有可罚性 本案中,公司以营利为目的,组织、帮助他人利用已订购“生意参谋”数据产品服务的淘宝用户所提供子账户,擅自获取“生意参谋”数据产品数据内容,损害了淘宝公司的商业利益与商业模式,其并非单纯的技术提供者,而是不正当竞争行为的直接实施者 最终判定,美景公司的被诉行为违反了诚信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这种“不劳而获”搭便车的行为损害了同行业竞争者淘宝公司的合法利益,具有明显的不正当性,已构成不正当竞争 “本案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具有一定的指引作用,同时对于互联网行业的竞争规则和秩序也将产生影响 卢秋羽律师表示,一方面,数据产品研发者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在严格履行对用户信息安全保护义务,保障个人信息权利和网络安全的基础上,依法采集、使用各类数据信息,获得相应的数据权益,并不断改进商业模式和提高服务质量,给数据用户带来更新体验和获得感 一方面,对不正当利用他人数据产品获取竞争优势,扰乱互联网大数据市场竞争秩序的行为,应及时予以制止,同时加大惩治力度,给予数据产品研发者充分、有效救济,依法保护数据产品研发者的合法权益 如此,方能保障大数据产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进一步激励数据产品研发者的热情,创造出有价值的数据产品,进而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产业健康发展

声明: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方大集团熊建明:民营企业发展又迎春天
PPP条例有望年内出台 多个配套细则正加速推进
欧浦智网陷债务危机:客户和控股股东“住”一
两融余额持续回升 华西证券资金充裕助力高质
“和平系”佰亿猫搞事:捏造上市公司合同自融
债市调整资金面趋紧 机构配置同业存单以待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