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国内多个城市出台了管理办法,但运行标准的规定不一 顺风车下线至今,顺风车市场目前只剩下嘀嗒出行、哈啰出行等少数头部企业 月日,内人士对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表示,目前全国每天的顺风车订单量降至不足万单,比滴滴顺风车下线前减少约一半 这仍是一个体量较大的市场,即使平台每个订单只抽取元信息服务费,对于顺风车平台仍有丰厚营收空间 ,目前的顺风车市场是一个合规化扭曲的市场 出租车行业管理政策,顺风车为互助出行方式,不属于交通营运行为,但现实中各地顺风车管理办法标准不一、执行不力,导致“黑车”借助顺风车非法营运有利可图,从而挤占了平台合规经营空间,也带来了顺风车出行安全隐患 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统计发现,目前国内多个城市了顺风车管理办法,梳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长沙、南昌等代表性城市政策发现,对于顺风车运行标准的规定不一,比如最高限价、每天合乘次数、平台收费标准、是否要求本地车牌等 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标准亟待统一规范,并严格执行,从而明确顺风车市场预期,推动行业发展 价格该定多高滴滴顺风车于年月日下线后,一些小平台悄然上线 多名曾使用过小顺风车平台的用户对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表示,有的平台价格过高,有的在平台上打到了“黑车”,甚至被“黑车”之间中途“转手”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顺风车是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信息,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提供者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 出行成本由哪些部分构成,是合乘出行的关键 多个城市出台的管理办法认识较为一致,均规定分摊的成本只包括燃料费用和路桥通行费,上海市则原则性规定“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合理确定” 在月日城市智行研究院主办的顺风车健康发展座谈会上,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总督导张柱庭认为,分摊的成本不能包括劳务费,有没有驾驶员劳务费是顺风车和出租车的分水岭 各城市管理办法并未规定分摊成本如何计价 目前规则由各平台制定,以滴滴出行为例,人在北京市内乘坐顺风车选择不拼座,起步费为元含公里,里程费为元公里不等,越远价格越低 深圳和南昌市了顺风车不得高于巡游车公里租价的 较低的价格,实际上对于“黑车”有丰厚的盈利空间 “可以拼座,如果一个乘客付出租车一半的车费,三个乘客合计就付了出租车倍的车费 平台抽成较少,更让顺风车车主有利可图 一名业内人士说 报道,滴滴出行对顺风车订单每单抽成,不足快车抽成的一半 每天接单量该不该限制价格因素单方面限制“黑车”进入顺风车市场,各地政策因此普遍限制顺风车车主的接单数量 北京、上海每车每天合乘不得超过次,深圳、南昌的上限分别为次、次 广州、长沙规定,分摊成本出行的每日上限为次,免费出行的不限次数 在出台之初,这些限制受到较多批评 在近日举办的顺风车健康发展座谈会上,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宋国华介绍,超大城市每人每日的出行次数只有约次 顺风车头部平台负责人也介绍,该平台上顺风车车主日均接单量为单左右 对限制接单次数的监管较难,尤其是平台在合乘行为中扮演撮合角色时,平台如何收费决定了其是否严格限制发单量 目前,平台以两种方式向车主收费:每单固定费用及按一定比例抽成 广州、深圳、重庆均,平台可以收取“一定比例的信息服务费”,北京、上海、长沙、南昌则没有明确规定平台如何收费 一顺风车、好空出行等小平台均规定,按照抽取信息服务费 出行的计价规则只明确“车主看到的订单金额已扣除信息服务费”,嘀嗒出行和哈啰出行未在APP发布计价规则,月日,嘀嗒出行副总裁李跃军向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介绍,平台每单收取元不等的固定费用 互助行为的尴尬业内人士介绍,将“黑车”排除出顺风车市场的最有效手段,是要求顺风车车主先发布路线,让乘客选择是否合乘,而非由乘客先发布路线,再让车主“抢单” 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的城市管理办法均规定,驾驶员客户端预先发布合乘出行信息 上海、重庆、南昌还规定,不得设置驾驶员客户端在未签订合乘协议、达成合乘出行意向前,预先查询合乘者出行需求信息的功能 ,上海、南昌还增加规定,合乘者的起讫点应在驾驶员经过的路线附近 对此规定的监管同样困难,如果严格执行,平台上订单活跃度或将受到较大影响 “出行可以实现低价格,但往往需要至少提前半小时预约,而且匹配成功率也不足 上述业内人士说 这或许是“黑车”排除之后,这个互助出行市场的最鲜明特征 政策的不规范也在影响顺风车市场的“扩容”,比如北京、上海、深圳、南昌均规定,申请注册的顺风车必须为本地车牌,这是与网约车准入同等严苛的限制 长沙市规定,合乘只限于本市行政区域内,合乘平台不得提供跨省市、跨区域的合乘信息服务 这意味着,顺风车“春运”返乡在长沙并不合规 规和监管,成为顺风车市场下一步发展的门槛 目前已开始呼吁,顺风车的本质特征是以满足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车主不以营利为目的 要增强监管的透明度让平台合规经营 网约车、共享等互联网出行业态的发展表明,监管政策的明确意味着市场想象空间的“见顶”,从而固化了市场格局和规模 即使明确了最高限价、合乘次数、平台收费等标准政策标准,顺风车还是面临着顶层的监管空白 年月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同意建立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联席会议制度的函》指出,交通运输领域新业态包括网约车、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互联网物流等,并未明确包括顺风车 城顺风车管理办法的发文单位各异,既有市政府、市政府办公厅,也有交委、公安局、网信办等部门联合发文 上,业内认为,顺风车实质上为车主与乘客之间的互助行为,即使平台在其间进行信息撮合并营利,亦不能认定顺风车为交通营运行为 “如果不被认为是一种交通业态,那么很难确定市场监管、交通部门承担相应职责,如果认定为是互助行为,属于公益的话,那么民政部门应该是主管部门?”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

声明: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东方红睿华沪港深混合基金转型
世界拳王丁苗空降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形象大使选
中国同利比里亚等有关非洲国家签署合作协议
7000亿农商行控股权!安邦168亿一次性大甩卖
国有行理财子公司开打人才争夺战
羊草有望形成大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