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是彩色的 被骗的我,是幸福的 什么对错,你的谎言 年,参加《我是歌手》第二季的香港歌手邓紫棋(本名邓诗颖,又名GEM)凭借这首《泡沫》红遍内地 不知道的她有没有想到,年后的今天,她年音乐生涯换来的“品牌资产”有可能真的化为“阳光下的泡沫”,成为转瞬即逝的“花火” 今年月日,紫棋宣布与经纪公司蜂鸟音乐解约 与经纪公司分手,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行为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早在年,蜂鸟音乐就已将“邓紫棋”这个艺名注册为商标 就是说,解约后的邓紫棋,可能今后不能再使用“邓紫棋”这个名字了这件事瞬间让全球各地的歌迷炸锅了有网友力挺认为,歌迷喜欢的是邓紫棋的唱功和才华,和这个名字没有关系 脑洞大开的网友调侃说,就算不能用“邓紫棋”,还可以叫“邓红棋”、“邓橙棋”等名字着急的歌迷也出谋划策,建议邓诗颖干脆直接去把本名改成邓紫棋 注意到,年,当时年仅岁的邓紫棋发行首张专辑,一出道就以未成年人的身份斩获香港乐坛各大新人奖 年来,紫棋一直以这个艺名面世,如果今后她真的无法拿回这个名字,不仅此前积累的名誉价值可能白白送人,更重要的是,这还可能关系到她能否拿回自己歌曲的版权 紫棋宣布解约,唱片公司回应月日,邓紫棋在微博发布了一篇长文宣布解约,并附上她委任的律师行的一封声明 紫棋在微博表示,自己和蜂鸟音乐已经不存在艺人与经纪人的关系 她还,双方的矛盾其实已经持续了将近三个月,期间双方也在不断调解,自己也在努力配合完成公司安排的工作,自己也曾期待双方能和平解决 与此同时,紫棋也表示未来已经安排好的八场演唱会,自己会尽力完成,因为不想让歌迷还有主办方失望,自己也希望能尽量减少对其他人的影响 月日,音乐在官网以及社交平台发布声明回应,表示从未涉及任何“违约及不法行为”,也未对GEM(邓紫棋)有过“不公”或“压迫” 注意到,蜂鸟音乐(HML)是香港一间独立音乐公司,创办人为张丹和LG 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节目发现音乐苗子,然后与其签约 该公司举办的“BNS”选秀比赛吸引不少香港本地及东南亚的年轻音乐人参加,年度冠军有机会签约该公司成为旗下歌手 疑问,邓紫棋是这家公司挖到过的最大一块“宝藏” 早在年月,蜂鸟音乐就已经将“邓紫棋”和“GEM”申请商标注册,领域涵盖文娱、珠宝、广告销售等 还发现,蜂鸟音乐在官网上仍然将邓紫棋的形象和文字宣传放在显要位置,并且在官方商城出售大量邓紫棋周边商品,包括帽子、T恤、马克杯等 观点:个人有姓名权蜂鸟音乐未经邓诗颖授权,直接将“邓紫棋”申请注册商标,有可能损害邓诗颖享有的在先姓名权 这并不是第一起艺名被他人注册为商标的新闻 年“金龟子”刘纯燕因主持《大风车》节目一炮而红,她陪伴了中国亿万儿童的成长 ,通过查询得知,“金龟子”的商标却不在刘纯燕自己手里 从局网站查询,“金龟子”相关商标有个,早在年和年就有人注册相关商标,年之后有公司大批量注册该商标 无可忍之下,年月日,刘纯燕以“金龟子”商标侵犯自己的姓名权为由,申请宣告无效,并最终获得了支持 ,“邓紫棋”和“金龟子”的情况类似吗?“金龟子”的胜诉是否意味着经纪公司其实并无法阻止艺人使用“邓紫棋”的名字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明白公民姓名权的含义 《通则》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冒用 理论通说认为,姓名,不仅包括正式的登记姓名,而且也包括笔名、艺名、别号等 天眼查中显示,蜂鸟娱乐还注册了诸多商标类别 ,艺名也属于公民姓名权的范围,只要这个名字能够与本人形成一一对应的关系,就归属于本人,本人就有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和冒用的权利 《法》第三十一条明确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 该条规定的“在先”是指在系争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已经取得的,除商标权以外的诸如商号权、著作权、外观设计专利权、姓名权、肖像权等其他权利 “紫棋”作为邓诗颖的艺名,在作为商标的“邓紫棋”申请日之前,歌手“邓紫棋”已经在文化娱乐领域具有一定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系知名公众人物,与邓诗颖的形象也建立了较为稳定的关系 在此情况下蜂鸟音乐未经邓诗颖授权,直接将“邓紫棋”申请注册商标,有可能损害邓诗颖享有的在先姓名权 从这个意义上说,经纪公司将艺人艺名用自身名义注册成商标后,存在侵犯艺人在先姓名权的嫌疑 演出中的邓紫棋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大娱乐资讯吧等

声明: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专家学者建言国企降杠杆:有减有加 弃旧换新
融资融券将打开基金产品创新空间
国内首家保险智能风控实验室成立
业绩靓丽 掘金一季报预喜牛股
浑水宣布继续做空,圣盈信四日内暴跌40%,关联
多头沸腾 基金加仓有高低 几家欢乐几家愁